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地方新闻

他被称为最会写情诗的人,虽然享年32岁,却与爱人道明了何为婚姻

2019-06-12 11:28编辑:admin人气:


“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,假山边看蚂蚁,看蝴蝶恋爱,看蜘蛛结网,看水,看船,看云,看瀑布,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。”——朱生豪

1942年的动荡上海,30岁的翻译家朱生豪,在亲友的见证下,娶了31岁的宋清如。当时的词宗大家夏承焘为这对“大龄”夫妻提了八个字——才子佳人,柴米夫妻。前四个字是这对夫妻的身份,后四个字是他们的人生。

如今朱生豪和宋清如这两个名字,知道的人越来越少了,但在曾经的民国上海,这对璧人却活出了爱情最美的模样。

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对爱情产生怀疑,但如果认真读过朱生豪和宋清如的人生,关于爱情,你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看法。

真正的爱情,就是恰如其分的相遇,无关贫富,无关距离,无关身份;真正的爱情,就是让所有的标准都化为乌有,让所有才子佳人,终归柴米夫妻。

我其实很高冷的,只是你不一样

1932年的之江大学,已经大四的朱生豪第一次遇到了大一新生宋清如。

彼时的朱生豪凭借手中妙笔,用才情冠绝了整个之江大学,更受到了当时之江诗社社长夏承焘的高度赞誉。“阅朱生豪唐诗人短论七则,多前人未发之论,爽利无比。聪明才力,在余师友间,不当以学生视之。其人今年才二十岁,渊默若处子,轻易不发一言。闻英文甚深,之江办学数十年,恐无此不易之才也。”

渊默若处子这五个字,形象勾勒出了朱生豪的性格。曾出生商贾之家的朱生豪,年幼家境殷实,但10岁那年母亲去世,12岁那年父亲也匆匆撒手人寰,家中突遭变故让朱生豪变得沉默寡言,在漫长的时间里,从来没有人走进过他的内心。

听过这样一句话:这世上从来就没有高冷的人,只是他暖的不是你而已。在宋清如未出现以前,朱生豪是之江校园里最孤高的笔,只写唐韵旧词,只译莎翁戏剧。

而宋清如的出现,让朱生豪突然变得话多起来,这个自述一年有一百多天不说话的人,把所有甜蜜的废话,都说给了喜欢的人听。

我是宋清如至上主义者

再硬的心肠,遇到心爱的女人也会土崩瓦解;而被爱滋养过的诗人,更会绽放出让人炫目的诗情画意。

不爱说话的朱生豪,仿佛用了前二十多年的人生去积攒情话,他一直在沉默中等待宋清如的出现,而当宋清如出现的时候,那些在腹中缠绵了许久的情书便喷涌而出,洋洋洒洒。

1933年,朱生豪毕业,在老师的介绍下,他谋得了一份在世界书局担任英文编辑的工作。这对爱侣才刚刚恋爱,就不得不陷入异地恋的困局,在那个没有微信,没有视频的年代里,他们用平均两三天就一封信的速度,来传达彼此的内心。

540多封情书,让后世所有人见证了朱生豪的文笔,也让世界记住了这个在心爱人面前,永远百爪挠心的小男人。

如果你翻过朱生豪的每一封情书,你会被字里行间如泉涌般的爱意,羞得面红耳赤。沉默寡言的朱生豪,给了宋清如所有的情意。

“不要愁老之将至,你老了一定很可爱。而且,假如你老了十岁,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,世界也老了十岁,上帝也老了十岁,一切都是一样。”“要是我们两人一同在雨声里做梦,那意境是如何不同?或者一同在雨声里失眠,那也是何等有味。”“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,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。”“我愿意舍弃一切,以想念你终此一生。”“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,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。”

这些至今读来都让人抿嘴羞笑的情书,足有540多封,每一封情书的背后,都是一个焦灼等待爱人回应的傻男人。

有人说,爱一个人,就是想让全世界都认可他;朱生豪告诉所有人,爱一个人,就是他会成为我的全世界,与闲杂人等无关。

不准叫我朱先生,特此警告

曾有人问:该如何判断自己是否觅得终生良配?答:看你是否在他面前,永远是真的自己。

宋清如面前的朱生豪,并不沉默,相反很聒噪,还很啰嗦,甚至有些幼稚。

朱生豪笔下的宋清如有很多称谓,比如:宋、清如、好人、宝贝、宋儿、好友、澄、小姐姐、小亲亲、傻丫头、我们的清如、天使、女皇陛下、爱人等等。每一种昵称中,都带着朱生豪特有的温存和柔情。

而朱生豪笔下的自己,也有着千变万化的代称,比如:你脚下的蚂蚁、丑小鸭、老鼠、牛魔王、伤心的保罗等等。每一种昵称里,都藏着朱生豪要将宋清如碰上云霄的野心。

心理学上说:男人从本质上讲其实就是个孩子,经常想去扮演孩子的角色。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,除了会把所有的刚强都用来保护你,也会将所有的幼稚都给你一个人看。

宋清如面前的朱生豪,是个每天渴望妻子说爱的肉麻鬼,是个不听话就撒泼要拥抱的幼稚鬼,是个想要时刻陪伴,不惜用巧克力来诱惑的小孩子。

美好的爱情,就是让人瞬间成熟,但在同时保有幼稚的权利,可以有这么一个人,让你在他面前毫无顾忌地,变成一个傻瓜。

所有才子佳人,终成柴米夫妻

作家梁实秋说:爱情不是婚姻,但凡用爱情的方式过婚姻的,没有不失败的。但朱生豪和宋清如,却用自己的人生告诉梁实秋:真正的夫妻,就是让爱情变为婚姻的常态。

1942年5月1日,朱生豪和宋清如终于结束了长达十年的恋爱长跑,期间经历了战乱纷扰,流离失所,译稿丢失等诸多灾厄,这对璧人终于有惊无险地在乱世中修成正果。

那是一场简朴到极致的婚礼,专注翻译莎士比亚文稿的朱生豪向来清贫,而大户出生的宋清如也早已做好了在困顿中相爱的准备。

才子佳人,柴米夫妻。夏承焘的八字赠语也成了朱生豪、宋清如夫妻婚后的日常。

直到朱生豪逝世多年以后,当有人问起自己跟朱生豪的生活细节时,垂垂老矣的宋清如也只是淡淡说了六个字:“他译莎,我烧饭。”

人间烟火最温存,那个清贫时仍然守在身旁,不离不弃,相爱如初的人,才是这一生最对的人。

对于朱生豪而言,人生只有两件大事:翻译莎士比亚的戏剧,和爱宋清如。而深知朱生豪心愿的宋清如,也从此为了两人的小家,牺牲自我,成了一位家庭主妇。

朱生豪负责“闭户居家,摒绝外务”,一心投身在他心爱的莎翁经典中;而宋清如则负责“人间烟火,操持家务”,全力支持丈夫的翻译事业。

这世间最好的爱情,也许不是势均力敌,而是相互着想,彼此成全。

有一种婚姻,叫一个人走出两个人的人生

1944年12月26日,久病缠绵的朱生豪带着百般不舍,和宋清如,以及刚满周岁的儿子告别,撒手人寰,年仅32岁。

悲痛欲绝的宋清如望着尚未成年的儿子,和朱生豪留下的未完书稿,终于决定打消共赴黄泉的念头,从一个家庭主妇,转变为朱生豪手稿的勘正者。

也正是因为宋清如的坚持,朱生豪那31部180万字的手稿才有机会出版,也正是因为宋清如的坚持,朱生豪才在文学史上留下如此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此后数十年间,时光荏苒,时局动荡,宋清如独守着自己跟朱生豪的那段回忆,静静随着时光慢慢变老。

1977年,67岁的宋清如辗转回到嘉兴的老家,那里的物事还在,泛黄的照片,古旧的家具,斑驳的老墙,所有关于自己与朱生豪的记忆,都像是纷纷扬扬的落叶般迎面而来。那些所有跟朱生豪有关的东西,就像是寒冬里的暖炉,温暖了这位执着于孤独的女性。

以宋清如的才学和相貌,另寻良配并非难事,但就想宋清如之于朱生豪,是世间唯一一样;朱生豪之于宋清如,也是天下无双。其余人再好,也终非朱生豪。

1997年6月27日,86岁的宋清如突发心脏病而去世,儿子朱尚刚遵从宋清如生前的遗嘱,将她的骨灰撒在南湖(鸳鸯湖)中,因为当年朱生豪曾做过一个梦。

梦里宋清如已经跟自己成婚多年,两人正在纳凉夜话。

朱生豪说:我希望我们变成一对幽魂,每夜在林边水边徘徊,因为夜里总是比白天静得多、可爱得多。

多希望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,然后一觉醒来:觉得甚是爱你。

(来源:未知)

上一篇:360金融2019Q1净利润7.2亿元,同比增340%

下一篇:没有了


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已推荐
0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ncsqqzgh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2019年3月份,这几款新车将要上市!

2019年3月份,这几款新车将要上市!



返回首页